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行政审批改革关键在限制权力本身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8:34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行政审批改革关键在限制权力本身

据媒体报道,荆州一家化工公司准备上马一个100多万元的项目,按照当地安监部门的要求,去一家指定的中介公司做安全评估,收费竟高达20多万元。同样,恩施州利川市一家企业去当地有关部门指定的一家中介公司做安全评估,评定安全等级居然是看交钱多少,5万元一级达标,3万元二级达标。显然如此“中介机构”称得上名副其实,从事的是真正的“洗钱”业务,纯粹的“白手套”。  政府部门制定中介机构做评估,原因十分简单,就是想收费,但不为法律所容,借社会中介,从现有制度中找到一条缝,“站着把钱赚了”。对这条路径稍做分析,可以看到若干明显的问题。

第一,既然已经取消行政审批,为什么仍然允许行政部门“收取评估报告”?这个权力到底是行政审批改革中留下的“活扣”,看似取消了,实际一切照旧,还是职能部门自己设置的“暗道”,既应付了改革,也保住了部门利益?无论前者还是后者,其结果都让行政体制改革成了走形式,搞丢了公信力。  第二,即便确有必要收取评估报告,只要面向所有中介机构,市场竞争之下,自然会出现“公允价格”,哪会发生“项目投入100万元,评估费用20多万元”的咄咄怪事?所以,问题又转化为,职能部门有什么权力垄断评估市场,指定出报告的机构?这不又出现了一个“活扣”或“暗道”了吗?  第三,评估机构由行政部门指定,完全缺乏市场因素,但评估的运作却颇多“市场”色彩,可以“随行就市”,“一分价钱一分货”,给多少钱定哪个等级。问题是完全可以用钱买来的评估结果,何以能够得到行政部门的认可?指定中介机构必定为行政部门所信任,这个信任的基础是什么?是利益分享吗?对这样的中介机构和评估市场是否需要管理?谁来管理?从出具的等级证明和收取费用都得到有关部门认可来看,不但收取报告的行政部门,还有对中介机构进行管理的行政部门都与之沆瀣一气,而听任行政管理、市场管理,还有社会管理都因为政府部门使用“白手套”而全部失守,如此代价是否太高了?  取消行政审批事项本意是为企业松绑,更是要促使政府转变职能,但结果却成了企业松绑徒有虚名,政府职能变本加厉,如此目的与结果的“南辕北辙”又是如何形成的?  一切症结归结到一点,那就是只要行政权力未得到有效制约,包括行政审批制度在内的行政体制改革,都将流于形式:当征税的权力都可以由人大授权国务院行使,还有什么权力不掌握在行政手里?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制约行政权力?而既然一切权力都由行政掌握,那取消不取消审批,取消多少又会有什么实质性效果?  不仅如此,改革前的行政审批虽然不利于市场运行,但至少行政权力尚且运行在相对完善的自身体制之内,审批相对规范,行政部门也难以全面渗透,直接进入市场和社会领域,即便同样寻租还有被法律追究的风险。现在随着名义上大量行政审批事项的取消,行政权力反而通过“白手套”,洗白之后任意进入市场和社会领域,结果行政审批阻碍市场发育,干扰企业正常运作的状况非但没有缓解,还日趋严重,更可怕的是,行政权力开始脱离行政体制,跨界滥用的机会更多,成本更低,而影响更大、更深,还更难查处,如此有违本已的改革能不发人深思?  事实上,不仅在具体行政审批事项上,就是在宏观上都存在不受制约的行政权力伴随改革而越加膨胀的现实。宣布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多年,按照“放权让利”的原则,理应是行政权力逐渐收缩,市场主体的权利日渐扩大。但30多年来的实际成效是行政权力有增无减,市场主体和社会主体发育迟缓,究其根本无非因为能够对行政权力进行有效约束的体制和机制始终未能建立起来,靠政府自我觉醒的革命往往“进一步,退两步”,困难重重。  吊诡的是,偏偏在行政权力不断扩大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取得了高速发展,以最有说服力的例子证明了行政权力及其滥用还有助于或至少不阻碍经济发展的全新道理。到这里,关于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取消之后行政机构的“白手套”和行政权力向市场和社会直接渗透等所有问题的最后破解都取决于一点,那就是在行政权力大有作为的体制环境下,中国经济能否继续以往的发展速度,只要吃饭没有问题,就一切没有问题,改与不改又有什么区别,改革又有什么必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