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透过芭蕉的缝隙-【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53:26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透过芭蕉的缝隙

黑石兄第一次当上市里的政协委员,到城里开政协会议,建言献策来了。我知道这并不是他的“强项”。开会中途,他到我办公室坐,说起此行最大的收获,竟然是看到了两个旧识,女的,很久不见的。一个是中学时的班长,十足的美人胚子,风华当年,娇艳得令多少男生魂不守舍,即使是当了人妻,也是还曾风韵耀人;一个曾经无数次搭过他开的拖拉机,容貌也许不见得娇艳,但曾经也是青春可人。如今两人都当了领导,仕途皆属光明,此次碰巧和他参加同一个会议。

黑石兄抽着他的大烟,一个劲的摇头叹气:“我都有点认不出她们来了。十数年不见,怎么竟苍老得这般让人心疼啊。”他回忆着她们当年的风华岁月,怎么也想不通,岁月何苦这么沧桑着让人不忍记忆。

约瑟夫·康拉德说:不要乱采记忆的果实,怕的是弄伤满树的繁花。有些东西确实是不可追忆的。就像我曾经透过密密的芭蕉叶偷偷看到的Y老师。

Y老师是从城里分配到我们乡下中学的,一到学校,那气质,就是个与众不同的角色。她带着个眼镜,穿着很时髦,干净、整洁,一幅大家闺秀的风范;她皮肤很白,而且嫩得可以看见青脉,像新鲜甘淳的牛奶;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总是飘着一股乡下孩子极少闻见的似乎属于贵族的清香;走路时步子和说话的语速都很慢,似乎从来不会着急要去做点什么,但又不拖拉,让你觉得就是那么的得体。

我很幸运和她住在同一幢楼里,她在一楼,我在二楼。美人与芭蕉似乎天生就是绝配。她的门前有一个小花圃,种着好几株芭蕉,芭蕉的干并不粗,但叶子很多,一叶叶,一层层,把小小的花圃撑得满满的,密不透风。那年夏天,很热,周末晚自习后,经过宿舍楼下,Y老师刚洗完澡披着白色的薄纱,坐在窗台前批改作业。少年血是粘稠而有青春气息的。我竟不知不觉躲到了花圃里,透过芭蕉的缝隙,偷偷的看Y老师,刚洗完澡的她,像一个刚蒸熟的白面包,嫩白的脸上还冒着的一丝丝汗气,美极了。

因为耀眼,便有风言。Y老师到学校后不久,学校里就开始风传她和年轻标致的校长的艳闻了,男生宿舍里的艳闻说得最有板有眼:要吗就是谁哪天清晨上厕所时看到Y老师披头散发的从校长房间里出来;要吗就是谁在夜读的时候,听见校长房间里两人的轻声耳语了;或者谁又在某个周末看到了两人在秘密的地点约会了……故事真与假是无需考究的。两年后,她就调到了城里。没多久,听说去了香港。年华易逝,转眼就十数年。我大学毕业工作后,风闻了她在香港的一些故事,大体上是经了商,做了不小的生意,该叫款姐或者富婆的。两年前,竟在一个偶然的场合见到了她。认还是认得出来的,只是竟也如良碧兄所叹:“十数年不见,怎么竟苍老得这般让人心疼啊。”

心疼归心疼,那些遗忘了的前尘往事还是在的。董桥说,有些记忆深刻得像石碑,一生都在;有些记忆缥缈得像烟水,似有似无;另一些记忆却全凭主观意愿装点,近乎杜撰,弄得真实死得冤枉,想象活得自在;而真正让生命丰美的,往往竟是遗忘了的前尘往事。芭蕉的缝隙还在的,即使一百年只看一次,也还能瞅见那披着薄纱的青春,蒙蒙的,但美极了。

点击进入憨鼠社区[原创文学]

[憨鼠责编:阿九]

安国订做工作服

马鞍山设计职业装

长治制作工作服

桂平工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