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暴裂无声中邪抱团营销竞争对手之间真的能互相取暖吗

发布时间:2020-12-25 20:18:00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每逢假期档,影市的竞争总会比平常的火药味浓烈几分。然而,在即将到来的清明档中,壹娱观察发现,两部同期上映的电影《中邪》和《暴裂无声》却“毫不避嫌”站在了一起。

海报上两位导演马凯和忻钰坤都是从FIRST青年电影展开始崭露头角,随后将其作品搬上大银幕。《中邪》是马凯的处女作,而《暴裂无声》则是忻钰坤自《心迷宫》之后的第二部作品。从成本上来看,两部都是属于中小型体量的影片。尽管两部作品出身相似,但题材和卖点却截然不同。

抱团营销并非新鲜事——小到常见的明星微博相互转发、电影海报恶搞,大到出品公司携手对抗同档期的好莱坞大片,花样百出。

近年来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次大规模抱团营销是在2012年。当年,五一档期迎来了重映的经典影片《泰坦尼克号3D》,还有花了2亿美元预算的《超级战舰》——而与之对抗的三部国产电影,分别是《黄金大劫案》《匹夫》和《杀生》,三部影片里面,成本最高的是《黄金大劫案》5000万制片成本,而另外两部成本均不到3000万——这样的对比本身已经为这场竞争增添了一丝悲壮色彩。

不过,真正让这场竞争达到“悲壮”这一说的,其实是接下来三部影片的“抱团”策略。整个五一档期下来,《泰坦尼克号》与《超级战舰》几乎包揽了70%的票房,《泰坦尼克号》再次在中国收获了一个10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眼看着黄金周过后,5月5日《复仇者联盟》又将赶到,三部国产电影选择了在其上映前夕打出了一个“国产电影五一票房保卫战”的口号。

结局是,这场保卫战更像是一次以卵击石的过场戏。在《复仇者联盟》上映当天,《匹夫》的排片占比已经从前一天的5.5%下降至2.5%,《杀生》从6.7%降至3%,两者当天票房均不足70万。看似是三者中的幸存者《黄金大劫案》,尽管当天票房是584万,但是这样的成绩却仅仅占去了大盘的6.7%——《复仇者联盟》当天即收获了6348万票房。

事后,《黄金大劫案》导演宁浩在采访中回应,做出这样的对抗,其实也是想要大家明白,“要么好好拍片,要么死”。《匹夫》的导演杨树鹏则希望,这次的受阻或者失败能够影响到行业的一些政策。

尽管导演们摆出了态度,但一些业内人士却不以为然。在电影发行人高军看来,这样的硬碰硬反而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认为,一部电影的成功有着许多因素,其中上映档期就十分关键,需要通过市场分析得出的结论。三部抱团的国产电影也是不同体量的影片,抱团本身互相也会存在竞争,彼此会有分流效应。所以,与其抱团而上,倒不如找好自身特色来做好宣发。

但是,历史似乎就是用来重演的。就在去年,时隔五年之后,这样的“抱团”戏码又在五一档期重演。

《记忆大师》《拆弹专家》《喜欢·你》《春娇救志明》四部影片共同在五一前夕发出声明:“携起手来,一起真诚的面对你们”。而此次它们携起手来要对抗的好莱坞劲敌,就是《速度与激情8》——《速度与激情8》首日票房便达到了4.7亿元,刷新了多项纪录,最终票房在停留在26亿人民币。

与五年前不同的是,随着市场的发展,这四部影片都取得了还算不错的票房成绩。《记忆大师》接近3亿元,《拆弹专家》4亿元,《喜欢·你》2亿元和《春娇救志明》接近2亿。而跟五年前相同的是,它们在评分上选对相近,2017年的4部电影,与2012年的3部电影中,除了《匹夫》在豆瓣上5.3分,其它都是6分以上,甚至有接近8分的。

可见,影片质量并不是抱团战中的变量因素,策略才是。曾经操作过包括《金刚》《蜘蛛侠》等上百部影片营销案的影行天下CEO安玉刚认为,“抱团”策略其实谈不上太多反作用,但正向作用却难以估计。在他看来,从用户角度来说,“产品的联动”基本很难影响用户对产品的需求和消费的过程。

不过市场上也有过抱团共热的局面出现。2015年春节档,《寻龙诀》《老炮儿》《恶棍天使》曾经联合发布了一张“贺岁档联盟”的宣传海报,为影片吸引来不少眼球。

《恶棍天使》是由光线出品,《老炮儿》则是华谊兄弟,而《寻龙诀》则是前面两家联合万达影业出品的。此次抱团,三家打出的口号是:“贺岁档没有江湖,三强聚首We are Family”,并剪辑成了混剪预告片。最终,这三部影片在24日一亮相便共同带来了单日3亿元票房的战绩,并且三片以91%的排片拿下了超过96%的票房。最终《寻龙诀》最终票房16亿元,单片超过了同时在春节档上映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和《功夫熊猫3》的票房总和。

操作了这次抱团营销的无限自在总经理刘哲表示,此次抱团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寻龙诀》是三家联投,“所以希望每部电影都有好的成绩”。在她看来,抱团营销实际上与影院打“合家欢”的宣传是一个概念,“因为每个人不可能只看一部电影,大家互相借势来营销并不是一件坏事”。在当时,这样的营销手法还一度传出“套票”的销售,刘哲向记者承认这种方式确实是一个可以想像的空间。

事实上,近年来出现的“抱团”策略,自线上到线下均有涉及。比如:线上的例子就有去年同为军事题材的《战狼2》与《空天猎》的导演吴京和李晨,相互在微博为彼此电影转发吆喝;线下方面,2016年上映的《大唐玄奘》原定是与《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同日(29号)上映,但就在上映前一晚,《不二情书》导演薛晓路却临时决定将影片让出半天档期,改至29号中午12之后才公映,并在当天为《大唐玄奘》包场观看,声称希望能让更多观众去了解历史上真实的玄奘法师。

此类例子随着近几年来影市的火热,加上片方对营销的日益重视,出现频率比以往更高。而在这些例子里面,安玉刚认为,去年《悟空传》与《缝纫机乐队》的联动最为“高级”。

去年《悟空传》与《缝纫机乐队》的联动最为“高级”

天津津门哪家中医院治湿疹好

长沙白癜风医院医生出诊时间

潍坊白癜风医院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