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东发生讨薪民工被围殴事件1死10伤2失踪

发布时间:2020-06-30 17:22:29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近300重庆民工,因四个多月工资近500万元被项目业主拖欠,遂罢工抗议。不料,项目业主找来全副武装的人员,对工人实施蓄意报复。6月29日,这一惨剧在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发生,十余名重庆民工伤亡,其中1人死亡,2人失踪,6人伤势严重。

消息传来,重庆晨报记者乘坐夜间航班赶往广东,于6月30日凌晨3时30分许抵达位于粤北山区与江西交界的河源市。

民工讨薪遭到武力报复

6月30日上午7点,记者见到了近十名目击凶案发生的重庆民工。从2005年11月开始,他们就在东江上的蓝口水电站(位于东源县蓝口镇辖区)工地务工,目前工程已进入扫尾阶段。

承建方负责工地采购的刘中成告诉记者,承建方是深圳市邱天建筑有限公司,在这里施工的均是重庆民工。因水电站业主富源能源公司拖欠工程款上千万元,致使深圳市邱天建筑有限公司无钱发放员工四个多月的工资。工人心情不稳定,以致于6月29日大部分工人没有继续上班,罢工要求支付工资。“水电站业主威胁工人无效,就请了两三百人在当日上午约9点钟到工地对民工进行殴打,称要将重庆民工撵出工地。”

“第一批有三五十人,统一持崭新的洋铲;第二批拿斧头、钢管、马刀……后面还有人。”重庆民工、钢筋班组长刘刚清说,当时工地上还有200多人,但赤手空拳,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领头的是富源公司的保安队长胖子阿华,他冲在前面,带头打,叫喊‘哪个喊要钱的就打哪个!’”多名阻止其行凶的工地管理人员被铁铲打倒在地。

工地一位管理人员还向本报提供了事发后拍摄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示,多名伤者到处是血;水电站业主组织的男子统一着装,全都拿着铁铲。

被打的重庆民工分别来自开县、长寿、潼南等区县。

民工跳江两人生还两人失踪

“警察来了,他们照样用铁铲猛打!”目击了行凶全过程的重庆民工李传兵说,半个小时后警察接到他们的报警赶到时,对方仍不停手。

民工们告诉记者,被打散的一些民工继续被持铁铲的男子追赶,其中4人被逼着从距离水面10多米高的挡土墙上跳进了洪水滔滔的东江。上面的人还用石头砸。其中民工张巨树游出两三百米外爬上岸,易兴术顺着河流到了下游1公里处的河对岸,得以幸免;另外两名民工则自此失踪,生死未明,目前身份正在进一步核实之中。

事发后,河源市政府主要负责人指示当地海事部门进行了连夜打捞搜救,但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仍无进一步消息。

身体凉了医院仍助其“呼吸”

开县政府驻东莞办事处主任李中贵告诉记者,他们于6月29日中午得悉这一十余人伤亡的突发事件后,立即向开县政府作出紧急报告,并组织成立了临时维权小组尖锐湿疣多久能治好(组长李中贵、组员张洪群、法律顾问广东浩宇精英律师事务所王兆山律师),随后与河源市政府联系,并到现场了解情况,看望受伤民工,及其它事情的善后处理。6月30日晚,开县增派的工作组赶往广东河源。

6月30日上午10点,记者与李中贵一道,在未表明身份的情况下来到河源市人民医院,与东源县常务副县长程晓华前去看望住院伤者。

35岁的工程师向夕全(长寿区渡舟镇)含泪告诉程副县长,自己的右腿是在警察赶到后被打断的。“我大声喊叫救命,但警察根本不理我!”程副县长表示,他们一定追查。

在急诊抢救室,程晓华副县长叫来主管医生,问为啥不给躺在病床上的雷明忠实施抢救,郑州最好的美容医院主管医生面露难色,将程副县长和李中贵叫到另一间办公室,避开众人后说起“悄悄话”。

李中贵随后告诉记者,医生对他们二人说,雷明忠没得希望了,只是“为了处理事情,暂时不宣告死亡。”

记者触摸雷明忠的肢体及脉搏,发现脉搏全无,肢体已经发凉,仅在胸部还有余温,旁边的呼吸机“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记者再次采访主管医生,医生称雷明忠已“脑死亡,抢救活的可能性非常小。”记者问呼吸机还要用到何时,医生未予回答。

警方讳言凶手是否落网

打人行凶者是否落网?东源县公安局蓝口派出所称他们正在侦办此案,但无法透露进一步的消息。

6月30日下午,市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张顺良专程赶到河源,代表市政府安抚重庆民工,慰问伤员。张顺良说:他们是6月29日下午得知这一突发事件的,此前已派一位副主任及办公室主任赶往河源,以协助当地政府处置突发事件,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并要求当地政府积极救治伤员,依法处理善后事宜。

开县民工曾被逼跳河

“2005年就曾发生过开县民工被逼跳河的类似事件,也是在东江。”两次采访民工跳河事件的重庆电视台记者罗彬昨日告诉记者,当时是发生在东源县下游的惠州市博罗县,东江水利枢纽工地,工地欠开县民工26万工程款,并欲将民工撵走。

“民工称不给钱就不撤,”罗彬说,“对方叫来几车人,也是统一着装,拿着木棒。七八个开县民工被追下了河,他们还把石块往河里扔,该事件造成两人死亡。”

民工所属公司代死伤者索赔千万元

“他是我们全家人的支柱。”昨日中午,24岁的开县镇安镇歇马村农妇袁小琳说。

袁小琳是此次事件中死者雷明忠的妻子。袁小琳说,年仅27岁的雷明忠在十几岁时就出来“闯世界”,现在已成为工地管理人员。

她是通过同乡介绍与其认识的,现在生有两个小孩,大的3岁多,小的才1岁多。

袁小琳告诉记者,家里全靠丈夫一个人挣钱,她负责照看孩子和家务。丈夫是个孝子,公公、婆婆也被丈夫接来,一起住在工地的。6月29日“中午我们家里刚吃完饭,就得知了这个噩耗。连忙赶到医院。”

记者问,“他走了,你们全家该怎么办”,袁小琳一脸茫然。

昨日下午,当事双方已在政府的主持下开始谈判赔偿问题。重庆民工所在的深圳市邱天建筑有限公司董事长、开县人邱天态度强硬地表示,他们代死伤者提出了1000万元的索赔,因为“他们给这些家庭带来了如此之大的伤害,不可饶恕!”

昨晚7点首次谈判结束,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刘虎)

JavaScript 函数丨慕课网教程

DOM和JavaScript的关系丨慕课网教程

letter-spacing 字间距丨慕课网教程